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134 席先生,太高看我了。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那我们也回酒店吧。”陆悠然对着小月说完,跟小蘑菇挥了挥手,小蘑菇想跟她在一起,又想跟席南山一起,可是有两辆车,她要怎么办?

   在陆悠然打开车门的时候,她叫道,“陆陆,你坐叔叔的车好不好?”

   “不用了,冉冉,我们到了酒店再见面。”

   “陆陆,你就坐叔叔的车嘛。”小蘑菇摇着席南山的手,撒娇道,“叔埱,好不好吗?让陆陆坐在这里。”

   “可是我不会开车啊。”小月幽幽的补充道,把她一个人丢到车里,别说她回不去,车子都要回不去了。

   “小马,小王你们去那辆车里。”席南山淡声吩咐,小马马上把车的钥匙给到席南山,“席先生,您开车慢点。”

   小月一副无语的表情。

   小马怎么都没有想到,两车相刮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女司机要倒大霉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特别的搞笑,所以,事情啊,有时候真的不走到最后一步,看不到它的本质。

   陆悠然跟小蘑菇坐在后面,席南山开的车子。

   小蘑菇抱着陆悠然的手臂,“陆陆,你看,我受伤了,特别特别的疼。”

   陆悠然这才认真看孩子的脸,发现上面的伤口,这么久了,都没有发现,可以想像,她有多粗心啊,心思都放在找阮灼键这件事情上。

   “陆陆帮你呼呼好不好?呼呼就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陆悠然弯下腰,把小蘑菇抱在自己腿上坐着,发轻轻的,温柔的吹着脸上抓伤的伤口。

   “陆陆你是有魔法吗?”小蘑菇抬头,一双大眼睛里倒影着她的样子,“你帮我呼呼,真的一点都不疼了哦。”

   “是不是跟小朋友打架了?”

   小蘑菇重重的点了点头,“是他不乖,我才打他的。”

   “他怎么不乖了?”陆悠然又问道。

   “他跟我抢玩具!我不给他,他就掐我,我疼了,就抓他了。”小蘑菇指起手,“陆陆,你看,这就是他抓我的地方。”

   白皙的手背上,还真的是有抓过的痕迹。

   “陆陆,冉冉不疼了。”小蘑菇笑着抱着陆悠然,“陆陆,你为什么不嫁给爸爸啊?爸爸说,你嫁给他的话,就能天天跟冉冉住在一起,晚上还可以给冉冉讲睡前故事,早上还可以帮冉冉穿漂亮的裙子,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一起看电影,我们可以每天每天都在一起,冉冉觉得那样很好,我想天天跟陆陆在一起。”

   陆悠然蛮心疼小蘑菇的。

   可能这孩子长得可爱,懂事得让人心疼吧。

   “因为陆陆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啊,不能天天跟冉冉一起玩。”

   “可是爸爸说,陆陆做了冉冉的妈妈后,我们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陆陆的,爸爸有好多好多的钱,可以买好多好多的东西,陆陆可以不要去做事啊,都会有好多好多的钱的啊。”

   陆悠然温柔的摸了摸小蘑菇的头……

   孩子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话,都是爸爸说,爸爸说……郁政,到底给孩子灌输了一些什么东西啊?以为利用孩子只是一些行动下,却在背地里,教孩子这些东西。

   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冉冉那么想有个妈妈吗?”

   小蘑菇眼睛咕噜的转了两圈,然后摇头,“我只想陆陆,冉冉没有妈妈。”

   这样的孩子,怎么能不让人心疼呢?陆悠然轻轻的拥了一下她,“我也很喜欢冉冉,等冉冉长大,我们就是朋友,好不好?”

   陆悠然伸出手指,小蘑菇勾着她的尾指,两人在那里——-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了就是小狗。

   耳边有个笑声,从远而近,从模糊变得清晰,席南山看到那边稚嫩青春的脸,在悬崖上的位置,对着那重重的祖国大好河山大声的叫——-郁铭城,我爱你,我陆悠然这辈子只爱你郁铭城一个,一辈子都不变心。

   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是不变的,心又怎么可能不变呢?

   这个孩子,到底她是因为什么才跟郁政生的?又是为了什么才跟他在一起的……两个都姓郁,是不是她早就知道,两人是兄弟?

   还是有其它的目的?为的是什么?

   难道……席南山握得方向盘紧紧的,脑海里开始否认这个涌上心头的念头,她不会想他死!

   一切只是晋家那边算计的意外罢了。

   晋家!

   席南山脸上的神色冷得骇人,后座的陆悠然也慢慢的发现了什么异样……“冉冉,陆陆可以不是你妈妈,但可以像妈妈一样喜欢你;陆陆可以不跟你住在一起,不在你的床头跟你讲睡前故事;不用第二天给你穿漂亮的裙子;但是陆陆可以每天在冉冉睡觉的时候,在电话里跟你说晚安;冉冉每天醒来,可以打电话给陆陆,给陆陆说早安啊。”

   小蘑菇微嘟着嘴,有些小不开心。

   她不要电话里的声音,她要的是陆陆真人在她的身边……

   “那好吧。”小蘑菇小为难的点了点头。

   “席先生,我们不是回酒店吗?”陆悠然对G市有点点熟悉,车子一转弯,往酒店的方向离开反而更远。

   “那边在修路。”席南山声音冷冰冰的,听着人浑身不舒服。

   陆悠然不舒服……既然那么不想她坐在这个车里,刚才为什么还要答应?直接否了就行了!

   现在,一副欠他什么的样子,陆悠然的心里反而不舒服起来。

   修路,刚才出来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那里有修……

   陆悠然真的很好奇,席南山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叔叔,今晚我们跟陆陆一起睡觉吗?”小蘑菇突然开口这样说,“我睡在中间,陆陆睡在我这边,叔叔睡在我另一边,冉冉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冉冉,陆陆要跟小月阿姨一起住。”

   “可是我想陆陆你跟我一起睡啊。”小蘑菇拉着她的手,“我跟叔叔在一起,会睡不着的。”

   “陆陆,我要你跟我们一起睡吧,我要你陪我们嘛。”小蘑菇见撒娇没有用,直接用起了委屈表情,可怜巴巴的看着陆悠然。

   这孩子……

   “要不,今晚小蘑菇跟我睡吧。”陆悠然向着前头询问,那人头也不回,冷馊馊的丢句话过来,“今晚我睡沙发。”

   “……”陆悠然。

   不是说不让她做让人误会的事情吗?他还答应小蘑菇的要求,让她去他房间,又算哪门子事?

   “陆陆,爱考虑油。”

   陆悠然摸了摸孩子的脸蛋,这么可爱,萌哒哒,又这么懂事的孩子,她的妈妈到底是谁?怎么舍得把孩子丢在这里,不管不顾啊?面对这么可爱的孩子,难道心里就不会舍不得吗?

   像她……24岁的年纪,却不想,已经怀过两次孕,却没有一个孩子留下来。

   如果跟阿城那个孩子还在的话,应该也跟冉冉差不多吧,陆悠然心想,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格外喜欢发小蘑菇的原因。

   ————-

   另一辆车里。

   阮婉如正跟自己父亲说着,“爸爸,你说我明天什么时间来找南师哥合适?早一点会不会他还在休息?晚上点过来,会不会他去工作了?”

   丝毫没有意识到席南山的话,是推脱的话语。

   席南山有让她喜欢的资格,别的男人,她还真的一点都看不上眼,要什么有什么,说话温文儒雅,彬彬有礼,这样的男人,真的是极品。

   “你明天就去上班吧,另浪费时间了。”

   阮婉如听到父亲的话,愣了愣,“爸爸,你早上可是让我多呆几天的啊,说南师哥也在,可以好好谈谈。”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阮灼建内心叹了口气,“婉如,你要相信一点,人这辈子出场顺序很重要,你晚出来几步,所有事情,就跟你所想像的完全不一样了。”

   说真的,阮婉如没有听明白父亲的话。

   什么人物出场顺序很重样,什么晚出来,事情就跟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爸爸,我只是想告诉南师哥,我喜欢他啊。”只是如此而已。

   “南山他结婚了。”

   “可是他们没有感情,你上次不是说了吗?”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他跟他的妻子已经有一感情。”

   阮婉如一副被霜打过的茄子,坐在副驾驶位上垂头丧气的……“怎么这样啊,我都还没有告诉他我的想法,他心里就住下了人。”

   “所以,别想那么多了,南山有南山自己的生活,你也知道他现在的职责,他的岳父也是江城那边的书纪。”

   阮婉如垂着头,满腔热情被扑灭,心里凉凉的。

   “爸爸,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明天就回去上班吧,别把心思放在没有可能的人身上,你身边要是有适合的人,记得握住机会。”

   阮婉如讪讪的哦了声……

   ————

   到了酒店,陆悠然看着车子被刮花的位置,真的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宽的路,却把车子蹭成这样。

   一抬头,对上席南山那副似笑非笑的眼睛,“我会跟司机处理好这件事再离开G市。”

   “我还以为你会因为我的关系,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席南山眸光平静无波,幽深得一潭深湖,陆悠然听着这样的话,心里有些不舒服。

   面上却是笑了笑,“席先生太高看我了。”

   “高看你什么了?你的本事,还是你的才能,或者你的巧舌如簧?”问得自然,平静,他的话却都是轻讽。

   她怎么就那么傻的忘记了她跟他最终彻底分开的原因了呢?

   在他眼里,她就是那种女人啊。

   “席先生,教训的对。”陆悠然坦然一笑,也不反驳,把话应了下来,席南山听着倒是不自在了,他是想让她不自在的,结果倒好,她一句话,把这种不自在给推到了她的身上。

   还真是巧舌如簧,一点都没有污蔑她。

   瞥了她一眼,席南山先进了酒店,小蘑菇一脸懵懂的看看前面的人,又看看身边的人,她真的,一句话都没有听懂啊。

   大人的世界真是太复杂了。

   还是做小孩子好。

   还没有看到小月他们那辆车子过来,陆悠然跟在席南山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却刚刚好不会让人误会的距离。

   结果,他按着电梯,远远的就在那里等她们。

   “冉冉,我们去那边看看那里的玩具怎么样?”陆悠然牵着小蘑菇往另一边走去,远远的,席南山眉头便皱得很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