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194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了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194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席南山回答道,语气冷漠又生疏。

   莫芷倩听了扁了下嘴,“南山,我们已经结婚了,现在你受伤,理应是我在你身边照顾你的,你为什么要拒绝呢?”

   “芷倩。”景东一开口唤了一声,“病房里没有开水了。”

   “那我去装开水。”莫芷倩出了病房……

   景东一在打量着席南山,片刻后才开口问,“既然不喜欢芷倩,为什么要跟她结婚?她很喜欢你。”

   “是吗?”席南山扯了扯唇角,“你确定你现在看到的她,是真实的她吗?”

   眉头微不可闻一皱,“就算是找理由,找借口,也请你找一个好一点的。”

   “我觉得你应该问问她父亲。”席南山嗤笑一声,“别自以为你是了解所有真相的人。”

   景东一很不喜欢席南山说话的态度。

   过于高傲!

   也就是对江城有些贡献罢了,何以牛得全世界都在他掌控中一样?

   “我把早餐给你带来了,我现在还要……”陆悠然一边推开病房的门,一边说话,直到她抬头看到病房里还有另一个男人时,声音才嘎然而止。

   “粥我放在这里了,你自己吃,只放了瘦肉,很清淡。”陆悠然对着病房里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她觉得自己事够多的,回去煲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席南山给套路了!

   套着她给他擦身,现在还早餐都做好了给他送来。

   “等一下。”刚要走出病房门,那中年男子突然急急的说了一句,陆悠然回头,疑惑的看着对方,“请问,您有事吗?”

   这个男人五官轮廓都是很完美的那种,即使已经五十左右,依旧气宇非凡,她觉得男子有些熟悉,但又没有什么记忆。

   “你好,我是景东一,请问你是……”

   陆悠然疑惑的看向席南山,有些搞不懂现在的状况,“我跟席先生是朋友。”

   她以为景东一是因为席南山的关系,所以才主动自我介绍,“我还要去工作,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拜拜。”

   景东一直接跟了出去。

   席南山同样一脸疑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

   莫芷倩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听到两名护士在八卦。

   “708里的病人真的很幸福,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啊,昨天他妻子带着孩子一起来看他,晚上一个人陪着他,都说能把一个城市治理好的男人,也能把家打理好,看来这句话,是真相啊。”

   “看看我们祖国的大大就知道了,每次去哪里都带着夫人。”

   “找男人,就该找这样的男人,有本事,没脾气,还爱家。”

   “非常认同,那些不爱家的,都是没本事,爆脾气,渣渣渣。”

   莫芷倩听着瞳孔一缩,人僵在原处,一时之间都没有回过神来……南山的妻子不是自己吗?但是孩子,他们还没有孩子啊。

   她们说的那个人是谁?

   昨晚还在这里陪夜!

   莫芷倩把瓶子放在原地,便向着病房跑去,“南山,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了?”

   急匆匆的模样,手里的开水瓶不翼而飞。

   他就这样看着莫芷倩,想看看她,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想打什么主意?

   “刚刚我在护士站在那里听到,你妻子跟孩子一起来看你,你们还很恩爱,昨晚她还留在这里陪你,可是,你的妻子难道不是我吗?”

   “我那么爱你啊,你为什么身边还有别的女人,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你不喜欢我,你可以告诉我,你可以不跟我结婚啊,现在我怎么办?我要怎么办呢?”莫芷倩情绪突然之间变得有些不稳定,摇头着,像在问着席南山,又像在问着她自己。

   “我的头有些疼,我的头有些疼。”

   “莫芷倩,你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抿去你做过的所有坏事吗?我告诉你,不可能,都不可能!”席南山不想再看她演戏,拉开她扶在病床这里的手,重重往旁边一甩。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同样,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伤害到他们。”

   “南山,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他们,他们是谁?我做了什么?我只是爱着你,难道这也是错吗?南山……”

   “够了!”席南山呵止她,“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莫芷倩呆呆的望着他,她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会对她笑的男人,为什么现在眼里全是冷漠,全是不耐烦,还有厌恶!

   她做了什么啊?

   她不过就是爱着他罢了,这也有错吗?

   “还不走,是要我下来请你吗?”

   “我自己走,我自己走,你受了伤,不要乱动,南山,我现在就走,你不要生气。”莫芷倩急忙退出病房,站在门口,抿了抿唇,“南山,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你对我的态度这么差,你告诉我,我一定改。”

   语气卑微乞求!

   席南山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莫芷倩站了几秒,这才默默带上门,与此同时,从电梯那里走出来的男人,看到她,脚步微微一顿。

   苏逸凡一直在刻意避免跟莫芷倩碰面的机会,却没有想到,终究还是避免不了。

   江城就是这么大,生活在一个圈子里,怎么可能做到一辈子都不相见?

   远远的,他就看到她瘦了。

   瘦的不止是脸庞,连身体都瘦了,不知道为什么,苏逸凡觉得心里特别的难受,卡在喉咙里有许多许多的话,可当她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苏逸凡竟然发现自己一句话都也,说不出来。

   反而是她,笑着跟他打招呼,“逸凡,你来看南山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是苏逸凡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再跟莫芷倩见面,竟然会是一种这样的说话方式,她风轻云淡,眼里干干净净的,有几分笑意,没有一点一点的怒意。

   在他结婚时,她在所有宾客面前,猩红着眼咒他,“苏逸凡,我祝你跟她长命百岁且百年孤独!”

   而现在,却是这么一副画面。

   莫芷倩从苏逸凡身边走过,没有任何回头,等着电梯的时候,苏逸凡猛的转身,在电梯要关上的时候,走了进去。

   “你不是去看南山吗?”莫芷倩看到苏逸凡,很意外的问。

   苏逸凡看着她,打量着她,似乎也在想,她在玩着什么把戏!

   莫芷倩是个特别狠心的女人,他们第一个孩子,是她为了陷害陆悠然掉的;然后第二个孩子,瞒着了独自一人去了医院拿掉,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他都不知道有那个孩子的存在,而是在后来翻到医院的记录单才发现。

   她不跟席南山离婚,即使没有感情,也要拖着席太太的身份。

   那他呢?

   她说她爱他。

   这就是所谓的爱吗?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莫芷倩伸手摸了摸脸,满是疑惑的语气,“南山受了很重的伤,你真不去看看他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他了?”苏逸凡反问。

   “啊?你为无法同产品样问我?我当然关心他,他是我丈夫啊。”

   看着她的眼睛,苏逸凡没有发现半点她撒谎,半点做假的样子,他倒是疑惑了,她什么时候本领这么大了,戏竟然演得就像是事实是的。

   “你们还没有离婚吗?这样拖着有意思吗?”

   莫芷倩垂了垂眸,“我不舍得他,原来你们大家都知道他外面有女人还有孩子啊,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黑眸一紧,苏逸凡盯着她。

   她在说什么?

   她不知道?

   “南山骗了我那么久,我都从来没有发现,要是这么不喜欢我,当初就拒绝我啊,怎么可以这样呢,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莫芷倩很受伤的说着。

   “莫芷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手握着她的双肩,声音有些可怕,莫芷倩推着他,“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那我,我算什么?”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说什么,我,你……”

   苏逸凡突然凑近,唇贴在她的唇上,他跟另一个女人结婚,都没有得到她一句跟席南山离婚的答案。

   她是有多狠心啊。

   说爱他,难道,就想他一直背着一个小三的名号吗?跟他偷偷摸摸的关系不能见光,不能见长辈,拿掉他一直盼着的孩子这件事就是爆发点,她声撕力竭的骂他,最后,还是没有给他任何承诺。

   以为见不到面,以为结婚了,就会把她忘记得彻彻底底的,可事实呢?

   她在他心里的位置,还是一样的重,根本就不曾变过。

   现在,她彻底把俩人的过去放下,苏逸凡的心就会被一双无形的双手握紧一般,紧到他无法呼吸。

   这个女人真绝情,真狠心啊。

   转身就可以说忘记就忘记,说放下就放下,重新过她的生活,现在围着席南山开始转,他苏逸凡又是什么?从开始到现在,就是她的一个宠物。

   高兴的时候,抱着亲着哄哄。

   不高兴的时候,就不要了。

   多看一眼都觉得碍眼。

   重重的吻着,不顾她反抗,莫芷倩身后抵在电梯那里,使不上力气只能承受,电梯一停一停的,医院里有其他人进来,苏逸凡却好像看不到,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的惩罚这个轻轻松松就把他抛到过去的女人。

   ――――-

   陆悠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从医院跟到她公司楼下!

   他是想干什么?

   不说话,就是看着他。

   景东一同样也望着她,他的心跳跳得有些快,过去一些记忆扑面而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