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204 都是护短的。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郁子煜对于这些关系,并还没有梳理清楚……

   爷爷,太爷爷……这都是爸爸这边的关系,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以前在国外,叫的人都是用英文来叫,而郁政难得出现一次,从来没有跟他介绍过别的亲戚,所以更不可能知道了。

   “爷爷是什么?”他茫然的问。

   席老爷子心疼啊……看看这小家伙,连爷爷都不知道是什么,叫自己的爸爸又叫南叔叔。

   他想解释爷爷是什么,可孩子的爷爷已经不在了。

   老爷子想到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儿子,心里就难受,现在孙子这件事,又好像跟儿子的事情扯上了关系,不能再呆在这里,他要去查查,这之间,是不是他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等你爸爸回来,他会告诉你爷爷这个词的意思,孩子,你跟妈妈在一起,乖乖的啊,太爷爷清空有事,先走了。”

   “爷爷,您慢点。”陆悠然礼貌的说。

   席老爷子嗯了一声,跟小家伙挥手……

   ――――

   同样,陆悠然也在想,谁有可以陷害席南山。

   而他下马,有谁能受益!

   突然想到顾笙跟她说的话,郁政跟席南山是两兄弟,而自己却是他们的争斗品,会不会是郁政?

   可是她跟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那天也把事情说得这么清楚,郁政再动手,也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

   这件事情,根本不会让他有任何利益,甚至从另一角度来分析,还有损于他的利益。

   席南山在位,对他这个从商的哥哥来说,多少都会有些好处,朝盛企业去竞标一些项目,从另一角度来说,能吸引到对方的注意。

   可是除了郁政……

   莫栋彦!

   这个名字霎时间涌上陆悠然的心头!

   她刚跟他在酒店醒来,第二天,席南山出事的消息就出来,这是不是太巧合了?

   对,很巧合!

   让陆悠然把所有的疑惑往莫栋彦身上推去……她打电话给莫栋彦,一直是忙音状态!这更让陆悠然疑心更重。

   她知道莫家在哪里。

   立刻开车去了莫家。

   在莫家门口,她看到另外几辆车子停在前面……走到大门口,隔着铁门,她看到里面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提着公文包的男子在里面,至于在说什么,她听不到。

   但能看到莫栋彦父亲脸下的神色似乎不太好。

   难道,跟席南山的事情有关系?

   她等那几名男子出来,并开车离开后,她才敲门的……是莫父来开的门,看到她眉头皱得紧紧的,语气不太好,“你来干什么?”

   把一双儿女害成现在的样子,莫海宇怎么可能对陆悠然有好脸色。

   就算是自己的侄女又怎么样?

   就算陆悠然的母亲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又怎么样?莫海宇看到自己儿子现在魂不守舍,失魂落魄的模样,所有的怨气都落在了陆悠然的身上。

   “栋彦在不在?”她问道。

   “你找他干什么?你害得他还不够吗?”莫海宇压着心底的怒火,真的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四年前,四年后,你即使消失了四年,他还是一样因为你变成现在这样,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该回来的。”

   所以,回来还怪她咯?

   只看到他受到的伤害,有想像过她受到的伤害吗?

   人果然,都是护短的!

   永远只会让在自己的亲人那边。

   “我想问问他有些事,不会耽误他什么时候,如果,你想我对他说一些什么拒绝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做。”

   她比他更想要拒绝莫栋彦。

   “我说什么,你都愿意跟他说吗?”莫海宇疑惑的问。

   “是!我从来就没有给过他希望,都是他自己一厢情愿。”陆悠然很肯定的说着,莫海宇想了想,没有拦着她,让她进了莫家。

   客厅那里,听到女子呜咽的声音。

   “妈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我不介意不介意他什么都没有,不介意他被处罚,我原谅等他啊,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他一定要选择这个时候跟我离婚啊?”莫芷倩还没有从刚才离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刚才来莫家的人就是民政局来的人。

   席南山那边已经签下文件,就差莫芷倩的名字……莫海宇是同意这件事情的,事情闹到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坚持下去的必要!

   没有必要维持这样的婚姻。

   就让他们各过各的日子,各有各的生活吧。

   这个时候,他这个岳父也不愿意跟席南山牵扯到太多的事情……从而毁了自己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名望。

   所以,那句话说得没有错。

   树倒猢狲散!

   一旦你什么都没有了,又还有谁会陪在你身边?还会默默的陪伴着你?不会担心被你受到牵扯?都说这个现实的社会,是很好考验一个人的。

   又有哪点说错了呢?

   金钱,物质,算计……勾心斗角。

   “离了就离了,我的芷倩还年轻,一定会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男人。”

   “可我谁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他啊,我都愿意陪他一起走下去,不怕被他拖累,为什么他还要离婚?他就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吗?”莫芷倩哽泣着,哭得可伤心了。

   莫芷倩真的不像她所听到的那么不堪。

   她说的话,她的伤心难过,都是因为席南山。

   陆悠然很难将现在眼前这个女人跟那天在医院意外遇上那个女人混为一谈,那个时候的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阴冷之气,仿佛这个世界辜负了她,眼里全是恨。

   而现在……

   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她。

   子煜被绑架,被贩卖,都是经过她的手!

   “陆小姐,栋彦在楼上。”莫海宇打断了陆悠然的思绪,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收了回来,“谢谢。”

   “我女儿已经跟南山离婚,你刚才也听到了,你跟南山是什么关系,我们都不在乎,你跟栋彦的事情处理好后,以后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陆悠然点了点头。

   楼上房间门口,两名高个子的男子一左一右的护站在那里。

   陆悠然明白到,莫父把莫栋彦给收禁了!

   不然,以莫栋彦的性子,怎么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去找她,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

   推开门,莫栋彦背对着门口位置,以为是自己父亲过来,头也不回的说,“你要关就关我吧,最好把我关到死,要不然我出去,我还会去找她!”

   陆悠然没有想到,莫栋彦喜欢自己深到这个地步!

   为了她跟家人反目!

   “你去找我,你确定我会想见你吗?”陆悠然一开口,莫栋彦立刻,马上回过头来……

   看到陆悠然,那双黯然的眼睛立刻亮了。

   他踉跄的走过来,拉着陆悠然的手,“悠然,你原谅我了是不是?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都不计较这些了?那天,那天其实,我就是脑子犯抽了,才会把你带去酒店,你原谅我好不好?好不好?”

   陆悠然的手被莫栋彦握得紧紧的,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悠然,你是不是愿意跟我在一起了?你放心,我只要能呆在你的身边,我们不用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我都是满足的。”

   陆悠然狠狠抽回了自己的手,“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我不喜欢你,一点都不喜欢,以前我可以跟你做朋友,但是现在,你觉得我们现在有做朋友的必要吗?”

   说得很认真!

   脸上表情冷漠。

   莫栋彦很难受,特别的难受,他呆在这里,想的,念的都是她,他真的想过忘记,可是,忘记不了怎么办?

   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

   “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知道席南山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你是因为他才来找我的是不是?”莫栋彦心如死灰,就知道,她那么恨他,又怎么可能过来找他呢?她一定非常非常的不愿意见到他吧。

   “两件事发生得这么凑巧,我怀疑你。”

   “我没有做什么,而且,以为我的能力,你觉得我能算计到他吗?”莫栋彦仿佛所有力气都被抽空了似的,“你真的,心里永远只有他。”

   不会变!

   像过去,像现在都一样。

   “那天发生的事我不计较,我希望你能过你自己的生活,莫栋彦,为我这样的女人,你觉得值得废了你一生大好的年华吗?”

   陆悠然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下楼。

   隐隐的听到里面传来哭声。

   她没有停下来,走得异常坚决。

   “是你,是你陆悠然,是你把我的南山抢走了,是你把他抢走了,是不是?”楼下莫芷倩从母亲那里听到这个女人是陆悠然时,情绪就变得失控起来,在陆悠然下来的时候,手舞脚乱的捶打着她。

   “你怎么这么坏啊?你就是个小三,害得我跟南山离婚,你还生了孩子,你就是个坏女人,你就是个坏女人。”

   “你闹够没有!”陆悠然抓紧莫芷倩乱动的手,“你有病是不是?问题出在哪里,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绑架我儿子的事我还没有跟你算。”

   “我什么绑架你儿子,你别血口喷人,我连你儿子的面都没有见过,我也是第一冷遇到你!”莫芷倩重重把陆悠然一推,身后就是楼梯的扶手,陆悠然被这一推,腰直接撞到了上面,疼得她倒抽了口冷气。

   装疯卖傻!

   自己做过的事,就玩失忆想一抹而去。

   在莫芷倩再伸手过来要推她的时候,陆悠然直接甩了一个巴掌过去……

   用了多大的力气,陆悠然自己不知道,她只感觉自己甩巴掌的手发麻!

   莫芷倩直接傻眼了!

   捂着脸呆呆的站在那里,二楼那里噔噔噔的脚步声传下来,莫海宇看到女儿脸被打得红肿起来,然后抬手要甩回去。

   就在这时,大门那里传来景东一的声音,“莫海宇,你想干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