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053 没资格拒绝。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睫毛突然一动,那双幽深的眸子跟她四目相对,陆悠然一惊,慌慌张张坐起,急急忙忙跳下床,她听到自己心脏扑扑的声音,“你怎么睡在这里?”

   席南山慵懒的捏了捏眉心,随意瞥了她一眼,从床的另一边下去,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相修身背心,而下面……一条四角的子弹内/裤,因为清晨男人身体本能原故,中间位置支起个帐篷。

   陆悠然别开脸,心里骂了句流氓。

   “这叫天异凛能。”席南山邪笑一声,绕过床尾,站在了她面前,陆悠然心发慌,目光盯着他的衣服,不敢往下挪一点,“你,你干什么?”

   席南山微笑,“肚子还疼吗?”

   摇头,点头,又摇头……她怕他有什么目的。

   “昨晚,照顾了你一晚,是不是,也该

   回报我了?”他的大手握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裤子上。

   几乎在碰到的瞬间,陆悠然脸就羞耻的红了,耳根都泛着红色,拼命要把手拿开,不愿意碰他那滚烫东西,席南山不放开,铁了心要她碰。

   “你放手,你放开我。”陆悠然羞愤的向他吼。

   “男人在清早精力最旺盛,作为我的妻子,是不是该帮帮忙?让我舒服了,才会处理你的事?嗯?”温热的呼吸就在陆悠然的耳边。

   按理来说,确实是这么回事。

   可是……

   席南山没有再给机会她可是,从松紧位置伸了下去,他的五指包裹着他的五指……柔软无骨般的掌心触到敏感地方,嘴里溢出嗯的声音,呼吸也越来越重。

   闭着眼,陆悠然看都不敢看他。

   仅仅几次经历,都是在黑暗中,都是N先生主动,她除了被动接受外,别无选择。

   十指紧扣的画面,此刻多么淫/秽?她的手根本握不住,烫,硬……是唯一的感觉,是他带着她动着。

   空气里,好像多了什么味儿。

   掌心突然一阵跳动时,陆悠然的唇被席南山擒住,深吻着她,强势的领着她到另一个境界,纳呆的承受外,毫无反映。

   “值得嘉奖。”松开她,拇指指腹轻磨着她的唇瓣,席南山的声音带着愉悦后的懒散,“下一次,我想试试这里。”

   手指按着她的唇瓣,无视陆悠然眼里震惊,羞怯,难堪,他笑道,“一定,味道更好,是不是?”

   手上的液体已经变凉,陆悠然僵着身体,动也不敢动。

   他却还不放过她,食指耗开她的齿关,手指勾着她的舌,“这里,是不是第一次?”

   说完,人被陆悠然重重推开,她愤恨的盯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去卫浴间,门被狠狠甩上。

   席南山眯眼,脾气还真大。

   手上,擦了三次洗手液,都还能闻到那股子腥檀味道,不难闻,可陆悠然觉得恶心!

   他说的话,让她更恶心。

   把她想成什么了?

   昨晚升起的那点好感,一早化为零。

   他也没有说错啊,她跟他的关系,他不就是看上她的身体?就算要用嘴,要用手,要用哪里……都得他说了算。

   是她自己矫情了。

   身败名裂的她……有什么资格拒绝?

   房间里,已经不见他身影……那种味道,却弥漫在四周第一个角落。

   唰的声,拉开窗帘,推开窗户……让阳光,让风带走这种暧昧的味道,属于他的味道。

   ――――

   “等一下娄夕臣会过来,你跟他一起去医院,处理你母亲转院的事情。”下楼,席南山已君子彬彬,温文儒雅,白色衬衣,黑色西裤,陆悠然从来没有见哪个人穿上有他这么好看。

   是他,见过这样简易打扮最帅气的男人。

   “为什么要转院?”陆悠然回神过来,微疑惑的问,“在那里……”

   “一个病人,不是什么大病,在那时治了几个年头都没有效果,难道不考虑考虑转院?换个医院试试?”席南山淡声反问。

   陆悠然顿了顿,不知道是不是她疑心重,她好像在席南山这番话里听出,自己母亲的病之所以一直没有好,是有人在控制。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她现在怎么变得疑神疑鬼了?

   “过来。”席南山手指勾了勾,想到母亲的事,陆悠然暂且把俩人刚才的事忘记,听话来到他跟前,席南山把领带放在她手里,“系领带,会吗?”

   “不会。”

   “不会就学!”席南山命令她,扬着下巴,俯视着她的脸,“做为一个合格的妻子,在床/上伺候不了她的男人,就要在生活上,厨房里下功夫;没有谁生来就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说得,好像她要跟他生活一辈子似的!

   陆悠然脸上却配合的点头,她好像,真的不会系领带,可是,却灵活的替他把领带给系得很好,连她自己都一脸茫然。

   “骗人的本事倒挺大的。”席南山挪愉了一句出了门。

   陆悠然还站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双手,她什么时候会系领带的?她完全没有印象。

   很快,门铃响了起来。

   娄夕臣穿得十分夸张,天蓝色的衬衣站在辆红色跑车旁边,特别吸精,看到陆悠然,他吹起了口哨,“南嫂,你看今天这座驾满意不满意?”

   “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悠然吧,别叫我南嫂。”陆悠然有些尴尬,都不是真的……“我们是去医院,还是出去游玩?”

   娄夕臣一笑,“跟南嫂出去,当然不能拂了你面子,必须张扬。”

   陆悠然有些无语,但也不好说什么。

   现在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她觉得娄夕臣低调点好……谁知道,他还要张扬来衬托她。

   “南哥已经安排好医院了,我们直接过去接人就可以了。”上车后,娄夕臣说道,陆悠然点了点头,席南山做事,她挺放心的。

   “南嫂,昨天的事别多想,都已经过去了,时间一久,没几个人记得,南哥也不允许别人记得。”

   “谢谢。”不由她经过,直接安慰她,也是因为席南山的缘故才这么相信她吧。

   到了医院,娄夕臣直接进入王医生办公室,不等对方说什么,他就说,“我是来接陆悠然妈妈走的,手续你现在办。”

   王医生愣了愣。

   陆悠然站在娄夕臣身后,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看到王医生,她觉察到自己本能的不耐王医生,这是在过去,都没有过的事,以前过来,她对王医生是又尊敬,又客气。

   “我先打个电话。”王医生拿着手机,没来得及转身,娄夕臣不客气抢过他手机,嗤笑的问,“打给谁?打给晋建军啊?”

   王医生脸色有些难看,“当然是打给院长,这事……”

   “你们院长已经同意了。”

   把转院同意书啪的一声在桌子上,“签字吧,王医生。”

   王医生看了看陆悠然,像在等她说一句什么,最终陆悠然沉默的别开了脸,王医生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王学成是吧?”娄夕臣看了眼上面的签名,冷笑,“你该庆幸南嫂妈还活着,要不然,你这颗脑袋我就在这拧了它。”

   “你胡说什么?”门口聚着一些人,王医生替自己洗白,“我是医生,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

   啊……呸!

   娄夕臣不给一点面子打断他,“就你也敢说救死扶伤?这些年收了晋老头子多少钱?才不让南嫂妈妈好起来的,你自己说!”

   陆悠然听到这话时,心里的疑惑瞬间解开,冲到最前面,看着王学成,“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们故意不让我妈妈好起来?”

   “胡说八道!”王学成呵斥一声,“你是什么人,有损医生名誉的事情,我会依法起诉你。”

   “随你便,我叫娄夕臣,江城唯一的娄夕臣,我等你律师信。”

   陆悠然紧盯着王医生,后者目光闪烁,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陆悠然的心凉了半截,也就是默认刚才娄夕臣所说的话。

   他们竟然不让妈妈清醒过来。

   原本的恩情,这一刻轰然倒塌。

   到底为什么?

   晋爷爷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陆悠然甚至往更深处想,是不是,妈妈出事,跟晋家也脱不了关系?

   一瞬间,浑身血液都在倒流。

   看着薛素香被另一家医院的专车接走后,陆悠然调头就走,娄夕臣叫着她,“南嫂,你去哪里?”

   “你是不是要去晋家?”

   “是,我要去问清楚,晋爷爷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一定要去问清楚。”陆悠然哽着声音,脑海里各式各样的问号,需要得到答案。

   “南哥说让你回去等消息。”娄夕臣把席南山嘱咐的话说了出来,“你会等到你想要的答案。”

   “他是不是什么都知道?”陆悠然莫名背后发凉。

   母亲出事,晋家的事,甚至还有陆家的事,他似乎都了如指掌……他到底是什么人?她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陆悠然回到三正公馆,就一直在等席南山。

   夜幕降临,他还没有回来。

   她让杨阿姨回去,晚餐自己亲自动手,酸辣土豆丝,蒸排骨,然后粉丝扇贝,外加一个西红柿鸡蛋汤。

   她想,讨好他一下,是不是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

   十点,十一点……陆悠然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转身时,差点滚下来,才惊醒过来,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二点。

   人,还没有回来。

   餐桌上,摆放着她精心准备好的晚餐,她也没有吃一点,倾数倒入垃圾桶内时,外面听到了汽车的声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