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065 祝你新婚快乐。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回到房间躺下,顾笙暖暖的,像猫一样,陆悠然偏凉的声音靠近着她,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楼下的人,打了她的电话,真的关机了。

   找不到人,手机关机。

   席南山不得不想起昨晚看到的场景,有些东西,就像在商场看中的一件物品,原本想要,可思量前后,又要放弃,偏偏这时,另一个人却说他要,你会有什么想法?

   就像人性的比试般,反而狠了心,就算得毫无用处,也要得到。

   席南山此刻就有这样的想法。

   跟莫芷倩的婚姻,是迫于现实,不得不答应!

   跟陆悠然的关系,是他的心……他的心不让他放手,要狠狠所在手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打了电话,“薛素香的项目,都暂停,明天你们联系陆悠然,看她态度。”

   那边的人说知道了。

   脚边,有无数个烟头在地上,可见席南山来这里有些时间了,刚上车,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的号码,席南山眉头便拧紧,最终还是接了,声音淡漠,听不出喜怒,“芷倩。”

   “南山,你还在加班吗?怎么还没有回家?”莫芷倩柔和的在电话那边询问,“我给你准备的菜都凉了,是西餐。”

   “我不是说了不用了吗?”

   “可是,我想给你做,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热一下。”

   看了眼时间,席南山又看着回家的路,突然就在前面路口转了车,往另一个方向开去,“还有事没有处理完,你先睡觉,挂了。”

   没有一点回去的欲/望。

   心底从未有过的烦燥。

   娄夕臣到酒吧包厢时,看到席南山已经喝了不少,见他慵懒的半躺在沙发上,桌面上横七坚八的杯子,“南哥。”

   席南山淡淡看了他一眼,“很忙?”

   这么久才来。

   “跟逸凡他们一起,所以转过来晚了点。”娄夕臣坐下,在另一个场也喝了点,看到席南山神色不太对,猜想是因为陆悠然的原因。

   席南山跟莫芷倩的事,似乎在他们这帮朋友里,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只等俩人公布婚讯而已……但娄夕臣知道席南山对莫芷倩没有爱情,心里心心相念的是陆悠然。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一样。

   “嗯。”席南山点了点头,明显对这件事兴致不高,倒了杯酒,在娄夕臣面前空杯碰了碰,自己喝了起来。

   包厢的门敲门被推开,苏逸凡跟沈烨缓缓走进来,“南山,叫夕臣来,不叫我们,不够义气啊。”

   苏逸凡穿着黑色铆钉上衣,黑色的紧身裤,酷又有个性,是在这帮人里,最有个性的性子,左耳上有二个耳洞,带着黑色闪闪发亮的耳钉,那是莫芷倩在他20岁生日送给他的礼物。

   之后,再也不曾取下来过。

   “酒随便喝。”席南山微微一笑,看了眼沈烨,“你怎么有空出来喝酒,不在温柔乡里?”

   “他的温柔乡把他抛弃了。”娄夕臣哈哈笑,“没想到吧,沈烨也有这么一天。”

   沈烨一道不善的目光看过来,娄夕臣乖乖闭嘴,别说,这里四人,他最佩服的是席南山,然后就是沈烨了,至于苏逸凡啊,跟自己一样,吊儿郎当的,半斤八两。

   “南山,恭喜你。”苏逸凡满了酒,“祝你跟芷倩三年抱俩。”

   “逸凡,你倒是了解南山爷爷的心思啊,三年抱三,他可能最想要的是这个。”沈烨难得开起了玩笑,谁让他的女人,陪席南山那个受情伤的陆悠然去了呢?能不膈应下席南山,可不是他沈烨的为人。

   “还是沈烨懂,那就三年抱三吧。”苏逸凡勾了勾唇,酒一口闷。

   席南山没有说话,只是把那杯酒喝完了,抱三……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事,他现在的孩子都已经快三岁了吧?

   会叫自己爸爸,抱着自己的大腿撒娇,卖萌,索要糖果,玩具,漂亮的衣服……

   酒苦涩,呛人。

   席南山咳嗽起来,也不知道是酒呛的,还是怎么了,眼框竟然泛红,手心的杯子嘭一声,碎了。

   现场的人顿了顿,还是娄夕臣先反映过来,“南哥,你受伤了。”

   “杯子质量真差。”席南山淡笑一声,摊开手掌,破碎的玻璃杯碎片跟鲜血一起丢到了垃圾桶里,扯过纸巾随便擦了擦,他声音透着不在意,“继续喝,小事一桩。”

   沈烨微不可闻的扯了扯唇角,“我去抽烟。”

   席南山也跟了出去……

   “南山是不是有什么事?”苏逸凡跟席南山虽然交好,但很少经常呆在一起,有些事他是不知道的,就像今天席南山跟莫芷倩要结婚的事,都是这几人里最后知道的那个。

   “能什么事,杯子质量不好呗。”娄夕臣痞子般的一笑,“逸凡,你该管管你旗下这些店里的质量了。”

   “我一个老大,管这些干毛?什么都管,手下人还做什么事?”苏逸凡哼了声,嘴上这么说着,却把服务员给叫了进来,指着垃圾桶里的碎杯子,“自己看看,这是什么鬼质量,经费都进个人荷包了?”

   “苏总,我们马上改,马上改。”

   “滚!”苏逸凡凶猛呵斥一声。

   外面,两个男人在走道角落抽着烟,烟雾袅袅的,俩人的神色都讳莫如深,沈烨先开口,“莫家很明显对你将来有帮助,莫芷倩喜欢你这么多年,娶她,你不亏。”

   席南山淡扯下唇角,抬眸,望着沈烨弯了下唇,“你呢?顾家最不受宠的女儿,对你有什么帮助?”

   “我又不娶她。”沈烨轻笑,脸部轮廓冷硬的那种,一笑,反而让人适应不了,席南山看着,眯了眯眼,“不娶她?”

   “南山,我可不是痴情种!”沈烨吐了口烟圈,“玩玩而已,何必当真?她也就那具身体我看得上。”

   席南山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沈烨……以后,总会知道的。

   进包厢时,沈烨又说,“陆悠然还真不适合你!话少,闷,你们两个闷葫芦呆在一起,闷加闷,生活多没意思。”

   闷吗?

   陆悠然一点都不闷。

   她很多话说……她会讨他开心,做各式各样的美食,小点心,亲手缝制些小礼物,还会在他面前跳舞,她多才多艺。

   ――――

   都说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席南山却是真真切切的坏人。

   陆悠然第二天醒来,一开机,就收到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陆小姐,我们是博爱医院,我是陈医生,负责您母亲薛素香病情的医生,今天这么早联系您,是想问问您,您母亲病情还继续治疗吗?”

   仅仅是二秒的时间,陆悠然就清楚陈医生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

   昨晚,席南山那条短信还在手机里。

   不是威胁,而是真真实实的做了!

   “陈医生,麻烦您继续治疗,后续情况我会处理,很抱歉给您造成困扰。”

   “好的。”

   “悠然,怎么了?”顾笙也醒了,看着陆悠然在磨牙,“阿姨在医院怎么了?”

   “没什么事,医生询问了我一下意见而已,不用担心。”陆悠然拍了拍顾笙,拿了衣服去换,“阿笙,我要准备去上班了,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总之,有事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嗯,一定!”

   在公司门口,跟莫栋彦偶遇上,“早。”

   “刚好,多了杯豆浆,送给你。”莫栋彦把其中一杯递到陆悠然面前,“买一送一,两杯我也喝不完。”

   “谢谢。”

   “不用客气。”莫栋彦进了公司,跟陆悠然,还真的像极了巧遇上,陆悠然低头喝了口,嗯,纯豆的豆浆,味道很好。

   公司大门口正对面的马路那一边,缓缓停下一辆白色的轿车,开车的人是娄夕臣,后座是席南山……

   又是小鲜肉。

   早上一起来的公司,不用说,昨晚俩人肯定腻在一起了!早上接到医院那边来电话,医院的事,一早通知了陆悠然,她让治疗继续,事情她会处理。

   怎么处理?

   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联系自己!

   “南哥,南嫂接下来怎么办?”娄夕臣对陆悠然印象还蛮好的,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不属于你管的事,少问。”席南山丢下话,推开车门走下去……从十字路口绿灯到了朝盛企业大门口。

   娄夕臣看着,叹了口气,这缘还是孽,都要看当事人了,他这个外人,也只能叹口气。

   电话一响,娄夕臣看着号码,太阳穴跳了跳,“喂。”

   “夕臣,南山起床了吗?吃早餐没有?我给你们送早餐过去……”

   “喂,喂,芷倩吗?怎么没有声音,喂喂喂……唉,怎么没有信号啊?”两人同时开口,各说各的,娄夕臣的声音有些大,那边的莫芷倩听到了,还想说什么,电话挂了。

   娄夕臣呼了口气,感觉自己坏坏的。

   但是,没有办法啊……他也很纠结啊!

   陆悠然到办公室,刚开电脑打开文件,内线便响了起来……是总裁那边秘书打来的电话,“陆小姐,麻烦你过来总裁办这边一趟。”

   “有,有什么……”

   电话挂了。

   总裁办!陆悠然有些紧张,佯装镇定的离开公办室,没有坐电梯,走的是楼梯……“您好,我是陆悠然,刚才倪秘书通知我上来的。”

   那人看了眼陆悠然,那种目光,毫不掩饰嘲讽,“在会议室,你进去吧。”

   陆悠然还想问问是什么事,找她的是谁,但对方根本看都不看她,一副轻蔑,拒人千里之外的不屑。

   陆悠然挺受伤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不好,就拿这种眼神看她,特别无奈。

   难道,来总裁办这里的人,都要受这种待遇吗?

   走到会议室门口,先敲门,才推开……会议市特别大,黑色长形圆会议桌特别大气,椅子排放在两侧,整整齐齐,“你好,我是陆悠然。”

   “请问,有……”

   身后门被关上,陆悠然猛的回头,看到的是席南山站在那里……从震惊到平静也是几秒时间而已。

   “席先生,恭喜,祝你新婚快乐……唔,唔。”话没有说完,人已经被他抵在会议桌上,啃咬着她的唇,手从腰间探了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