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160 你是个疯子。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

   “马上查,他把人带去哪里了。”席南山找来娄夕臣,把这件事交给他,自己也站在监控视,视线紧落在那些出口处。

   “南哥,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别太紧张。”娄夕臣刚安慰完,就看到安全楼道那里出现的人影,郁政强行拉着陆悠然,陆悠然穿着他准备的衣服,头发披散着,不知道是来不及扎头发,还是故意没有打理。

   突然看到有半张脸跟另半张脸有些不一样,席南山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郁政打了她。

   竟然打了她。

   “南哥,现在看来,郁政是带南嫂回江城了。”视频里看到俩人离开了酒店大堂,然后在酒店门口上的车,整个过程,也能清楚的看到陆悠然是被挟持的。

   被塞上的车的动作很粗鲁。

   很不而烦。

   可以感觉到郁政很生气。

   席南山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郁政是什么样的人,席南山心里多少是有些数的,三年前发生的事情,现在他都怀疑跟郁政有一定的关系。

   这个男人,关于隐藏他最真实的目的,让谁都怀疑不到他身上去。

   “马上去查,他的车子现在在哪里。”席南山说完,离开了监控室,娄夕臣赶紧追出去,“南哥,你要去哪里?”

   “找他去。”

   “南哥,我马上安排人去查,你再等一下,等查到有具体的消息我们再去找他也不迟。”娄夕臣担心了会出什么事,要是席南山真的出什么事了,他不会原谅自己。

   “我先按着回江城的线路去追,你安排人去查,查到了就告诉我,这样不会耽搁事情。”

   听着席南山的嘱咐,娄夕臣不放心。

   “南哥,我跟你一起去。”

   “我自己去就好。”席南山刚走几步,还看到娄夕臣跟在自己身边,“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郁政。”

   “我不会让他伤害到我。”

   娄夕臣站在原地,犹豫几秒才说,“你小心点,我马上让人去查,安排人帮你。”

   “好!”席南山走得特别快,到最后几步几乎是用跑的……娄夕臣远远的看着,心里也知道了,席南山这辈子啊,就栽在了陆悠然身上,永远都不可能走出来了。

   车子开得特别的快。

   席南山用车载电话打给王石,“昨天我说的事,现在提前做,马上做。”

   “席先生,可是事情……”

   “按我的安排!”

   说完,切断了电话。

   郁政,你是该受点教训的时候了!

   没有半个小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席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席南山想都没有想,直接挂断,拒接听!

   没几秒,电话又响了。

   还是挂断。

   等找到陆悠然,他直接带她回老宅,亲自跟爷爷解释他跟她的关系,还有三年前的关系,那场意外,他跟她之间的那个孩子。

   至于郁政。

   在早上的监控中,他看到了,陆悠然不爱他,甚至,是害怕,是恐惧的。

   就算是美人计,就算她跟郁政曾经有过什么,他都不要在乎了!

   人不能活在过去,活在一些自我联想的过去上,该想的,该考虑的是未来……昨晚陆悠然在他身下的样子,她的表现已经是最好的证明,她爱的是他。

   只有爱才会让一个女人如此享受一个男人,给他的爱,才会回应得如此激烈!

   还有早上,她主动的迎合……

   那不是假意的讨好,现在他于她,能有什么需要讨好的?可是她却主动跟他一起沉迷于身体本能的感觉中,心跟身都结合在一起。

   那是爱。

   是爱啊。

   他没有道理再把他推开,没有道理不去争取她,跟莫芷倩的关系,也是该结束了,就算影响他的仕途又怎么样?

   一个男人的事业,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女人来推波助澜了?

   是他的,就是他的。

   不是他的,就算真的到了他手里,也不会长久……他需要靠自己的努力。

   有了这样的决定,心里豁然开朗起来。

   电话没有再响,席爷爷那边应该是放弃了!

   很快,娄夕臣打来电话,告诉了他准备的方位,也就是郁政车子的位置,现在停在那里,车子没有行驶,至于什么原因,不知道。

   脚下的油门开始加大。

   席南山的车子超越了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往娄夕臣所说的位置开去。

   回江城的高速大多数以隧道跟川流的高桥为主……席南山想到那次车子掉河里的事,开始怀疑郁政的意途。

   什么车震之类的,都是假的吧。

   那次看到她,脸色很不好,很憔悴,倒像发是受了什么刺激。

   郁政……

   席南山越想,心里那种不安越大,郁政会不会对他不利,知道她跟自己又走在一起,会不会……

   终于到了娄夕臣所说的那个方位,远远的,似乎看到了停在应急车道那里的车子。

   不要命了!

   竟然停在应急车道。席南山的脸色白了白。

   陆悠然的脸白得可怕!

   郁政开车快的速度啊,这一路,把她的胃里翻得不行,最后要吐,郁政是爱车的人,他对于自己什么东西都爱,所有爱干净,怎么能让陆悠然吐在他的车里?

   所以才把车子停在应急车道那里让她先下来吐。

   今天还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也汗珠不出什么东西来,把胆汁都要给吐完了,人虚脱得不行。

   那张红肿的脸,该红肿的还是红肿。

   但另半张脸,却白得一点血色都没有。

   郁政望着,忍不住想,刚才自己有打她打得那么重吗?他那个时候,只是一时气不过,忍不住就把手挥了过去。

   力道也就是四分之一的样子,可是她的脸却肿得。

   远远的,好像看到一辆车子在一个劲的超越前面的车子,郁政盯着虚弱的蹲在地上的陆悠然,“怎么样?好了没有?”

   陆悠然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车里。

   可是,除了车里,她还能呆在哪里啊?

   而且这里是应急车道,很危险的地方。

   她还想活着命,不想死。

   刚站起来,郁政就很不耐烦的把人给拽拉塞到车里,带着厌恶的语气说,“你休息再跟他牵扯不清了。”

   什么意思?陆悠然一时之间还没有反映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车子喇叭声。

   本能的觉得那是席南山。

   她回头,还真的看到后面跟着一辆熟悉的车子,苍白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那样的笑,是从未有过的满足,席南山来找他了。

   她是的阿城,是她的阿城来找她了。

   “郁政,放我下车吧。”

   “不管你认不认,我爱的人,自始自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有我在,你们不可能在一起。”郁政无比认真的说着,车子的速度让她不也再说话,她害怕他再做出什么过激之举。

   拿着手机,在上面按了一下。

   陆悠然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席南山的车子已经跟上来并排开着,陆悠然把车窗摇下来,看到那边开车的男人正是他,心里翻滚得厉害,她看着他,眼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激动,惊喜,高兴,害怕,还有不安。

   “阿城,不要再追了,我们回到江城再说。”

   车子这样开着,很危险,她不想任何人出事,不想任何人受到伤害,她叫着的是阿城,席南山听到这个名字,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郁政,在前面服务区停车。”

   “郁政,你必须在前面服务区停车。”

   郁政自始自终都不说一句话。

   突然车子一晃,然后碰上席南山的车子,方向盘一转,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样的动作太快,陆悠然身体重重晃了一下,又坐在原来位置,她看着开着车的男人,震惊不敢相信,回头贴在窗户那里看席南山的车子,能看到刚才被撞的位置有痕迹,却依旧不紧不慢的跟在一边。

   “郁政,你想干什么?”陆悠然歇斯底里的大声问,“他是你弟弟。”

   “我姓郁,他姓席。”

   “他也曾经姓过郁。”

   “是吗?”郁政嗤笑,“那是因为他想泡你,才把名字改成郁铭城,为的就是不想让你知道他是席家的人,席家啊,江城唯此一家,他是怕你会贪上他的名啊。”

   “不管怎么样,你样的父亲是一个人。”陆悠然试图唤醒这个人的良心。

   可是她错了。

   郁政恨席南山啊,比她所看到的更恨。

   他恨不得席南山死,三年前,他就已经算计过一次,只是,那次失败了……

   席南山不会撞郁政的车子,因为,这车子里有他爱的人。

   但郁政却不这么想啊,他是一个会拿自己的拿去博的人,何况,这一切,他都已经算计好了。

   “郁政,你这个疯子。”

   “郁政,你就是个变态。”

   “郁政,我做鬼都不会饶过你。”

   “……”车厢里,陆悠然近乎崩溃的骂着郁政,身上的安全带勒得她疼,她已经没有注意力落在席南山的车子上了。

   挡风玻璃已经破了,她的手臂上都是鲜血。

   她是不是该庆幸现在并不是什么节假日,所以车子都没有什么,如果车多的话,她想自己可能都已经死了吧。

   车子突然倒车,狠狠的将后面的路虎车往边缘挤去。

   重重一晃,最后是自己这辆车被抵着……席南山的头伸出窗户,“下车,然然,下车!”

   郁政冷笑!

   “席南山,我要你一辈子生活在内疚中。”

   突然倒车……加上侧边车子授过来的力,有什么东西在摇晃!

   “不!”席南山突然刹车,震惊的看着坠了下去的车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