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小说 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241 这才是事实。

  最快更新一晚情深:席少的心尖宠 !

  祁芯秋没有办法,没有等到任何消息,想到辛均卓一个人不知道在面临着什么,只能按着自己的方式去求薛素香。

   让跟在一起的助理将她扶着坐在地上的时候,助理开始都不敢动。

   祁芯秋多在意自己不能走,只能坐在轮椅上,整个辛氏的人都知道,她听不得别人说她的腿……

   很在乎自己的外在形象。

   现在,却不顾形象的要坐在地上。

   祁芯秋是想跪的,可是她的腿……跪不了,只能坐着。

   “让你做你就做,我又没有说什么,你又有什么不敢的?”祁芯秋命令式似的说道,助理这才将她扶下轮椅。

   “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了,你回酒店吧。”

   “这样……”

   “回去。”祁芯秋呵斥!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一个下属面前表现出来……

   就这样一直坐在那里,等着薛素香。

   这一等,等到天黑,薛素香才跟景东一从医院回来。

   看到也的反映,先是有些吃惊,然后就当没有看到,从她身边绕过,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我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你原谅我。”祁芯秋认真的说,“我跪不了,只能这样,如果我能跪,我会跪在这里求你原谅。”

   “爸死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吗?你现在求我原谅,我又怎么敢原谅?我要是原谅了你,我百年后,怎么去面对爸爸?”薛素香红着眼睛质问,“你永远只顾着你自己,你没有为我着想一点。”

   “素香,爸不是我害死的,你要我说多少次才相信?你一直在江城,关于爸爸,你又知道多少?他的身体不好,一年比一年差,要靠药物维持着,你又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爸爸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他从来不让我对你说,你对他不管不问,可是在他的心里,却一直是最疼爱你!”祁芯秋说着,心里特别的委屈。

   两姐妹,父母疼爱着妹妹。

   好的,都留给她。

   想的也都是她。

   祁芯秋觉得自己这个姐姐什么事都做了,反而是受误会,受怨言最多的那一个。

   她不否认,她想拿到财产!

   祁家就两个女儿,不是大的,就是小的啊。

   可最终还是留给了外孙女。

   “他也是我的爸爸,就算对我再怎么不公,也是我的爸爸,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这么多年,我就算想跟你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你又给过我机会吗?这十多年来,你在哪里?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

   “我给爸爸喂的是药,是他生病需要吃的药,别人说是毒药,你就相信是毒药,素香,难道我这个姐姐在你眼里就这么的不堪吗?”祁芯秋哑着声音质问道。

   说的话,是肺腑之言。

   薛素香开了门,走了进去,又把门给关上。

   外面听到祁芯秋继续在说,“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找当年给爸爸看病的医生,你只要去查一查,爸爸的病,吃的药他都知道,而我是怎么对爸爸的,相信他也有眼睛看到,还有当初祁家的人,你可以去问问,不要因为看到我一喂药,爸爸出事,就赖在我头上,可不可以?”

   景东一拍着薛素香的肩,“你先坐着,我让人去查当年的事。”

   薛素香点了点头。

   景东一一个电话就安排了人去查,倒了杯水给薛素香,见她一直看着大门的方向,心里知道她其实也不忍祁芯秋就这样呆在外面。

   “要不就叫她进来吧。”景东一问道。

   薛素香摇头,“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我是不会原谅她的。”

   之后一些关于祁芯秋的事,她也多少听到了一些……这个女人,为了拿到辛氏,可谓是什么样的事都敢做,为了让自己儿子能拿到辛氏总裁这个位置,都是愿意把自己给卖了。

   这种人,其实很可怕的。

   因为什么都敢做的人,那一记得,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当人为了一个念头,想要达到的时候,就会有骇人的举动。

   也就是因为那些传闻,祁芯秋跟辛父离婚,辛父另娶……

   总之,豪门就是乱,各式各样的事情,没有你想不到,只有超乎你的意料。

   薛素香挺庆幸景东一景家的养子,在景家的家族事业上,并不会有人来针对他,可是地下的事业,也不是长久之计。

   况且,她跟他年纪都大了,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余生平静的日子。

   而不是要经过那些打打杀杀,轰轰烈烈的日子。

   “东一,你有没有觉得我太狠心了?”薛素香认真的问。

   因为她感觉到,连自己的女儿都觉得她狠心呢。

   “不觉得!反而觉得你很有原则。”景东一笑着说道,“你是当事人,所以你的情绪只能你最深同感受,我们差不多是外人,并体会不到这种情绪。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一样的看法,做法。所以,不要否认自己。”

   “再说,她来求你原谅,那是因为有事相求!如果辛均卓没有出事,外面怎么可能会有她?她也不会跟你解释这么多!至于事情的真相,也许她都懒得跟你提起。”

   这一点,薛素香很认可。

   祁芯秋这么高傲的人,竟然要跪在她面前……要是换在平常,比登天还难。

   但从她这件事情上看来,祁芯秋是一个爱自己孩子的母亲。

   “因为事情也过去那么多年了,一些人要重新找,所以就算查出结果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出来的,她毕竟身子不方便,真的要让她在外面呆一晚上吗?”景东一犹豫的问。

   薛素香看了看时间……

   又看了看门口。

   然后进了房间。

   虽然没有说话,景东一却还是知道了她想说的话。

   ――――

   景东一的人查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查问了以前在祁家那里做事的用人,对于祁芯秋的评价是很高的。

   对于祁老爷子,大家都说挺遗憾的。

   提到素香小姐一直不在家,老太爷过于思念,才会身体越来越差。

   医生那边也查过消息,跟祁芯秋所说的基本相似。

   至于祁老爷子生病的原因,是郁气所致,一直想着自己的小女儿,久而久之,身体就……

   薛素香听着这个结果,久久都不能回过神来。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最终的原因会出自于自己的身上。

   而她尽然都没有在爸爸面前尽一点的孝,这么多年,还把父亲生病的原因都推到祁芯秋的身上。

   她是有多大逆不道啊。

   “素香,现在可以让景先生找找阿卓了吗?”祁芯秋现在只有这一个想法,只想能够快点找到儿子。

   多一天,她都在害怕。

   生怕会出一些意外。

   “我没有别的想法,只要阿卓还活着,爸爸想怎么分配遗产就怎么分配,我一点意见都没有。”人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遗产?

   拿着再多又怎么样?

   “东一,给你添麻烦了。”薛素香觉得家里有些闷,便一个人下了楼,想要透透新鲜空气。

   查出来的结果,她还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都怪她。

   固执,偏执……不想自己的生活被爸爸知晓,然后一个人躲在江城,还把自己的姓氏改成母姓。

   都怪她。

   都怪她,那个时候年轻不懂事,根本没有考虑得这么长远。

   心里愧疚又懊悔。

   薛素香坐在那里,没有看到有一辆面包车一直停在她不远处,车里的人一直在看着她,在寻找着时机。

   ――――

   景东一把祁芯秋所说的一些大致情况基本都了解了。

   同时也格外对辛均昊进行标注。

   男人这一生,会做傻事一般只有三件事,一件是为女人,一件是为兄弟,最后一件就是为钱。

   辛均昊占了最后一样。

   现在景东一也不敢确定是不是跟他有关系,……只有先去查,查到什么再说。

   “我会安排下去,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素香。”景东一站了起来,一边讲电话吩咐事情,一边出门。

   祁芯秋感叹道,妹妹的命运真的很好。

   景东一到了楼下,却没有看到薛素香的身影,他有些慌张的打电话,电话被接起的时候,是祁芯秋接的。

   人去哪里了?

   景东一跟薛素香相处的这段日子里,知道她是不会到处乱走的,刚才只不是事情的真相让人难以接受,她出来透透气而已。

   “素香。”景东一在小区四周找了起来。

   可找遍整个小区,都没有发现薛素香的身影……

   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被人绑架了?

   唯有这样的解释。

   当他看到自己送给薛素香那条手链掉在花坛旁边的时候,更加确定了自己这个念头!

   真的出事了。

   可是她会得罪谁?

   景东一坐在那……开始想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绑架薛素香的人,应该跟鲍家有关系!鲍晓菲!

   因为他的威胁,让鲍晓菲动了歹心……确定薛素香对他是最生要的人,所以比他这里入手。

   然面,鲍晓却给出答案,这不可能。

   鲍晓最近都没有出门,都被他看着,所有通信工具都没收,就是阻止她去找席南山,给陆悠然夫妇造成麻烦。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疑的?

   景东一在原地走来走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